如何給專題片配音

一、用畫面承托情感
 
電視與廣播的語言工作者,存在一定差異,主要在其運用語言時的自我位置的差異。相較于電視而言,廣播類的有聲演播叫做播音,而電視的紀錄片等專題片叫配音解說,因其更多的受制于畫面的內容和畫面人物的情感狀態,所以服務于畫面為其第一要務。但是,對于媒體主持人而言在日常工作中很難單一從事某一樣播音形式,甚至有時跨界于廣播和電視兩個崗位工作,往往很難轉換調整。
 
最容易出現兩個極端的問題是:一是感情的平直寡淡,見字發聲。二是情感主觀的判斷錯位,導致濃情滿溢卻脫離于片子之外。平直寡淡,見字發聲,雖能完整的播完整個片子的文本,但其主要是“以我為主在處理片子的稿子”而不是“以片子為主,來處理我的播音狀態”。濃烈的情感狀態在人物類紀錄片中比較常見,和平淡的見字發聲不同的是,播音者融入了自己的感情,沉靜在稿件所營造的氛圍中,在近乎朗誦般

的動情中感動著自己,卻無法感動別人。
 
二、親近表達真情實感
 
電視紀錄片是一種真實記錄客觀事實,直接表現客觀事物的節目形式,節目往往是以見證者,探尋者的角度展現開來,因此,對感情、感覺、氛圍等的掌握在配音解說中很重要。任何不發自內心的情緒都可能造成與觀眾的隔膜。在大量的配音解說中,大家一致的主張是,盡量以平民語態淡化“主觀自我”的端腔拿調,換以平實樸素自然的語氣來“解說”內容事實,和以往相比這種風格對于畫面的情節和內容敘事性都有著很好的表現力。所以在實踐中,某些時候需要用到采訪記者自己的引述性配音,以此更好地再現記者采訪當時的感受、感覺、感情,以此做到真情實感的記錄。用專業的播音眼光來看,這些配音甚至語音不準,音色不美,但是在和畫面配合時,它的粘合度卻是那么強,與畫面的情感和節奏渾然一體!
 
因此,主持人和播音員在解說的時候就要向記者學習,盡可能的貼近畫面內容,將大量的圖像素材閃存進自己的腦海,做到心中有像,口有其聲!所以配音員要做到兩點:第一,要盡可能的在前期隨攝像記者進入現場,獲取現場刺激,最好是參與拍攝采訪。第二,在無法達成到達現場的情況下,就要在拿到稿子前反復瀏覽素材畫面,通過畫面原有的同期聲了解大致的內容和人物個性化的形象。然后再通過解說的稿件,反復備稿,使心中的前期形象感受與稿件相融合,再造當時真實的情感和景象!這里要注意的是,配音員并不需要死扣配音稿件的字字句句,要懂得通過口頭修改,使之更加符合現實語態。
 
三、二度創作不唯稿是瞻
 
電視較廣播而言更具有集體創作的屬性,一個片子,配音只是其中的一環,稿件的撰寫、修改、審定都是不同的環節進行,那么是不是文字稿內容就和配音員沒有關系了呢?難道配音就是完整配稿?不是的。播音員通過自己的發聲器官,把文字變成聲音,其中包含著播音創作,而不是簡單的傳聲筒。配音者不但要敢于改文字,還要善于改“感情”,改文字,很好理解,就是要改一改那些文縐縐的晦澀詞語,改一改那些容易產生歧義的同音詞,改一改那些不必要的拖沓的綴詞,使之更適合口語傳播,更易于聽者明白。
 
四、運用情景再現帶“我”入畫圖
 
在播音創作中,“情景再現”是至關重要的內容,而在電視紀錄片解說中能夠正確運用,不但能使紀錄片解說有聲語言準確到位,還能給解說語言增添許多生氣,使其變得有聲有色,不再枯燥。在解說電視紀錄片時,如果只注重播讀的字詞是否規范而忽略了感情和技巧細節的運用,就造成觀眾只記得播音員的聲音而使播讀作品變得空洞而無力量,配音的聲音似乎是一個轉述者、旁觀者而不是在現場的聲音。
 
旁觀感的配音狀態究其原因是播音員的主觀自我存在感太強,不能使自己設身處地,內化進文稿的事物意境之中。要消除主觀的我,就要仔細留心稿件中哪里是“特寫鏡頭”,哪里是遠景、全景?是由遠及近,還是又近及遠?都要胸有成竹,走向明確,主次得當。這時,文字稿件背后的客觀世界正展現在我們面前,活躍的形象、發展的事件、場面的氣勢、景物的色彩、情緒的變化都涌現出來,可以觸摸到感受到。稿件中的情景在播音員心中連續的、不斷的再現出來,又表露在有聲語言中,這就是情景再現的“動于衷”和“形于外”的過程。

熱門推薦

亚洲精品无码不卡在线播放-精品亚洲AⅤ在线无码播放